<section id="mFMia"></section><ins id="mFMia"></ins>
    • <q id="mFMia"><col id="mFMia"><video id="mFMia"><progress id="mFMia"><colgroup id="mFMia"><dd id="mFMia"></dd></colgroup></progress></video><i id="mFMia"><acronym id="mFMia"><th id="mFMia"></th><blockquote id="mFMia"></blockquote></acronym><dt id="mFMia"></dt><span id="mFMia"><textarea id="mFMia"></textarea></span><abbr id="mFMia"></abbr><del id="mFMia"></del></i><dd id="mFMia"><input id="mFMia"></input></dd></col></q>

      <embed id="mFMia"><option id="mFMia"><b id="mFMia"><dd id="mFMia"></dd><abbr id="mFMia"><embed id="mFMia"><small id="mFMia"></small></embed></abbr></b></option><thead id="mFMia"></thead></embed>

        1. 地方频道:   南宁   柳州   桂林   梧州   北海   钦州   贵港   玉林   百色   贺州   河池   来宾   崇左   防城港
          全力打造广西城乡居民交流互动第一平台

          背负骂名的王道士,你冤枉啊

            朋友有幸去敦煌前,我就写好了这篇文章,准备了一个祭拜心愿,让朋友给侠之大者王道士上一柱香,因为在我心中,他实在是太冤枉了。

            第一次知道这名字,是二十多年前看余秋雨的文化苦旅一书认识他,文章中记述了清朝末年的时候,一个叫做王圆箓的人,他穿着土布棉衣,目光呆滞,畏畏缩缩,是那个时代到处可以遇见的一个中国平民。他原是湖北麻城的农民,逃荒到甘肃,做了道士。几经转折,不幸由他当了莫高窟的家。余秋雨先生用了不幸一词,表明了他的心情,他的认知。原因是因为:王道长从外国冒险家手里接过极少的钱财,让他们把难以计数的敦煌文物一箱箱运走。给我留下的印象是一个:文化不高,形象猥琐,目光中闪烁着贪婪,是个地地道道的小人,他因把敦煌文物卖给外国人而被国人视为千古罪人。

            踏古西行,如梦千秋,残垣依旧,昔人难留。这个王道士叫王圆箓,1897年辗转到了敦煌莫高窟,看见其无人管理而荒败,就决定在这里安度余生。这位道号法真的王道士在敦煌三十几年里给自己留下一个道士塔和身后太多的骂名。一度导致无数国宝流落异国的责任人王道士义愤填膺,恨之切切。信奉印度佛教的和尚跑了,一个中国道士主动守护印度佛教的经书,守护非自己信奉的宗教文明,一篇《道士塔》抹去了他所做的一切努力,何其不公。正是这个王圆箓改写了敦煌的命运。他是莫高窟的发现者,是一个对敦煌艺术;ぷ鞒隽酥卮蟮墓毕字。

            莫高嗟叹,菩萨垂眸,说不尽,家国愁。1900年,王圆箓在一个偶然的机会发现藏经洞后,他做了他所能做的一切,王道士是无知,但是这样无知的人还知道这些都是宝贵的东西,知道自己的微贱与无能,不能;ふ庑┕,不辞辛劳,一趟又一趟,与知县、州府、省城的官员们交涉,首先,立即上报官府,但各级地方政府对此并无兴趣,两位地方官汪宗瀚和廷栋,一个只觉得是普通古董,一个还觉得经文的书法还不及自己而丝毫不加重视,这些官员们的推脱与推卸。而身为金石学家的官员叶昌炽,虽然确认其为唐代遗物,却因不属其职责范围而无动于衷。王道士屡遭冷遇,甚至给慈禧太后写过信,但均如石沉大海,满清的态度在王道长的意料之中,只是成为现实的那一刻,他内心那一丝若有若无的幻想终于破灭,苍天无语,国宝外流。失望之余,王道长仰天长啸。

            长期以来,敦煌孤悬在嘉峪关外数百年无人问津,经过此地的佛家子弟和所谓高僧数以千计,其中甚至还包括著名的唐僧玄奘,你们有何人为此动过心?又有何人向官府进过一言?而作为道家子弟的王道士能够为莫高窟而感动,而震憾,在他看见这神圣的宝窟一片破败后,一种强烈的使命感使他决定留下来,他四处奔波,苦口劝募,用募来的钱财来清理积沙,不让其惨遭更大的损坏,仅16窟的淤沙他就花了近两年的时间来清理,所以,就维护莫高窟而言,其功莫大焉。

            是,王道士是以低廉的价格将其中的部分文物出卖给了外国人,按如今的标准来衡量称其为卖国贼一点不为过,但我们不能以现代的眼光来看待这件事,;ば枰,维修需要大洋,你们哪个何曾出过一毛,有什么资格在这里指手划脚地来评论。以至于大型情景体验剧《又见敦煌》总导演王潮歌也不得不让王道士向天喊道:“我维护也需要银子啊”。他原本可以把得来的银子一裹而走,但他没有,他相信老天是公平的,他的善心和他做的善事会让他心安,他没有乱用过得来一钱银子,省吃俭用,将钱全部用在对莫高窟的修善和;ど,对这样一个人,我们能不肃然起敬吗!

            现实中的王道长就是那个做了利国惠民之事却要背负千古骂名的人。其实王圆箓从一个普通的农民,逃难的过程中成为道士不是偶然,也不是生活所迫,道士身份不是他果腹的工具,是他自身有相应的天资与慧根,路途中被道家传人所点化,有重任交代于他,并让他;せ牡奈幕。遗憾,王道士心向明月,奈何明月向沟渠,王圆箓发现那些藏在石壁中的典籍绝对不是偶然和巧合,世界上真正的巧合少之又少,更多的是刻意的精心安排,在发现藏经洞后的七年里,除官员拿走了部分经卷外,他一直视若珍宝,不停地上报官府,以求引起重视加以;,但泥牛入海无消息,直到外国探险家的到来,为了他发出的宏愿,清扫洞窟修建楼阁,架设木桥,这些都需要大量的银子,在得知他们拿走这些是为了研究和展示,是对宝物最好的;な,王道士动心了……

            具有讽刺意味的是,正是因卖给外国人的这些宝物,引发了敦煌学的勃然兴起,运出的文物全部得到了最妥善的;,无一损坏,并成为对公众开放的博物馆的藏品;而反观王道士上呈各级官府的文物,当这些人知道其价值时,他们不是考虑如何;,反而千方百计地据为已有,或作为进阶之资,这才是宝窟发现后最大的劫难,当1910年清政府决定把剩余的全部经卷运往北平时,每到一处便丢失一批,在文革期间敦煌本地也曾有成捆的经卷在抄家时被发现,可见损失惨重程度,是!那些文官武将都哪去了?难道让这个原本无知无助的王道士,用这卑微、渺小的躯体,扛起这沉甸甸的历史重责?

            完全可以把愤怒的洪水向他倾泄。但是,他太卑微,太渺小,太愚昧,最大的倾泄也只是对牛弹琴,换得一个漠然的表情。让他这具无知的躯体全然肩起这笔文化重债,连我们也会觉得无聊。就是我们天天在心里辱骂的斯坦因之流,他们的行径虽然为人所不齿,但是他们却是文化瑰宝的忠实簇拥。王道长看破了他们的来意,顺水推舟成就了此事,只是同时也成就了自身的骂名。苍天无语,国宝外流,王道士背负了骂名,但我却为他感到委曲,他无怨无悔地守护着莫高窟,只是我想,于王道长心中,他从来不曾后悔过。文物的流失,是可惜的,但是我们不得不追问,原本应该在寺庙的人呢?应该;ふ庑┳只榈暮蜕心兀抗俑兀咳绻挥型醯朗康募崾赜胄薷,莫高窟还存在吗?我们今天还能看到莫高窟的壁画吗?当我们整个民族都在浑浑噩噩的时候,又怎么能以现在的价值观来要求一个道士多少呢,他做了他能做的一切,他是民族的骄傲,向王道士致敬。

            根据相关史料记载(《西域考古图记》等),当时西方人来到中国带走文物的时候,是持有当地官方开据的许可证的,并且一路受到了官兵的;,王圆箓本身并没有能力拒绝他们。王圆箓走了,在1931年他走完了自己的一生,弟子们把他葬在大泉河东,远远遥望着他心爱的宝窟,他苦守莫高窟三十多年,殚心竭虑,将毕生精力献给莫高窟这个本不属于他的圣地。历史就这样无情地捉弄了这位头脑简单的文盲道士,愚昧无知与清政府的腐朽没落一并促成他独自背上了“莫高窟罪人”这样一世的骂名。王道士用卖得的500两银元又用于维修莫高窟,为守窟终身未娶。且不说;の奈镉泄,至少他40年如一日远离贪腐,辛劳为公,虔诚信仰,一贯始终。历史并没有记载王道士私自占用了出卖老祖宗遗产而换来的一分钱。至死,他也就是一身道士长衫,一顶圆布帽,便被他的继任们装进了洞群外面的道士塔,仅比赤条条来到这个世界时多了一身表明他身份的素服。它承受了太多,它让一颗不堪负重的心灵,只能用沉默的眼泪来回答历史上那些太多的委屈,痛苦与太多的无可奈何。

            夕阳西下,当落日的余晖将尽时,若站在这佛家圣地上,看见这高高的道士塔,心中的感慨是无以铭状,佛家,道士,怎么想都觉得可笑,怎么看都觉得不搭,看见这异于佛塔的另类,那些号称佛家弟子,号称礼佛之人,号称善人,号称居士,号称高僧的人,你们说话!你们站在这里,看着这佛家圣地中耸立的道士塔,难道不觉得羞愧吗?一个道士在这儿的所作所为,你们无眼,苍天是有眼的!

            大家现在可以冷静的想一想,我们今天的那些文化研究的学者,还能够从外国博物馆买取敦煌文献的微缩胶卷,叹息一声,走到放大机前,完全是王道长的功劳。别的不说,假设王道长一本经卷也没用卖给斯坦因等人,但后来的战火肆虐,那些经卷能够保存下来的,有多少?!再则,后来的那场十年浩劫,多少珍贵的文化宝典被销毁殆尽,你认为敦煌的那些佛道经卷能在幸免之列?!请准我恭敬的对您行一个道礼,请让我尊称您为王道长。但愿我们能正视历史,对他有个公正的评价,以慰他的在天之灵。

            记述敦煌,无法回避王道士。王道士就像一道坎,绕过他,博大精深的敦煌学便是一片虚无;面对他,我们又会平添几分纠结、几分惆怅。陈寅恪先生在疾呼:“敦煌藏经洞研究史,乃我国学史上的耻辱史也!蔽颐腔牡奈幕灞,自己向来都不重视,非要等到被别人窃取了,才重视,才醒悟,原来自己是身在福中不知福啊,也许也真的只有当我们懂得失去所带来的痛苦的时候,才会懂得珍惜。借用一句前人说过的话:敦煌文物的流失不应该把责任归因于任何个人,那是历史对整个中国的嘲讽。ㄒ细



          (责编:黄秋仪)


          分享到 

          相关阅读

          评论

          • 昵称 (必填)
          •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